• 那浩荡的古典长卷“活”了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作者:田可新    时间:2021-12-17





      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山河景象蔚为壮观;渔村野市、水榭亭台,捕鱼、驶船、游玩、赶集是烟火人间……这是北宋名画《千里江山图》体现的幽远意境。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千里江山图》与《清明上河图》并称“北宋旷世名作”,千百年来为世人所珍视。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它,每3年仅展出一次,其余时间都被小心存放在库房。2017年,中国东方歌舞团青年编导韩真在观展时一睹此画的真颜,这次奇妙的邂逅,也为舞蹈诗剧《只此青绿》——舞绘《千里江山图》(以下简称《只此青绿》)的诞生埋下伏笔。2021年夏,由故宫博物院、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品,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1年度资助项目《只此青绿》终于登上了舞台。此剧一经推出便成“爆款”,巡演所到之处一票难求,获得掌声无数。人们惊叹:舞台上的《千里江山图》是美与哲思的交融,勾连了古人与今人的情感追求。日前,该剧在山东省会大剧院演出两场,记者在演出前对导演韩真,主演张翰、刘沛然进行了专访,也透过他们完成了一次对古典长卷《千里江山图》、对舞剧《只此青绿》的探寻和解读。


      赏“画”:以形为美,

      传递中式美学的真与雅

      《只此青绿》采用的是时空交错式的叙事结构。剧情发生时间设定为现实中《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之际,也是千年之前少年画家王希孟即将完稿之时。展卷人因对《千里江山图》的潜心钻研,走入王希孟的内心,伴其历经了呕心沥血绘制画卷的宝贵时光,与这位只有寥寥数字记载的天才少年心心相印,探寻出《千里江山图》独步千载的偶然与必然。全剧由展卷、问篆、唱丝、寻石、习笔、淬墨、入画多幕组成,更以画中主色调青绿为视觉线索,深入探查王希孟在作画时与篆、笔、墨、绢等产生的千丝万缕的情感羁绊,引出对传统匠心的崇高敬意。

      从某种程度上说,《只此青绿》是一场弱叙事、强意蕴的演出。但这种表情达意的输出方式,无疑又与绘画艺术天然相通。也正是在相通相融中,一同呈现给了台下观画者、观舞者一场绝妙的视觉盛宴。虽然其并不具备饱含浓烈戏剧冲突的情节链条,但它却擅使留白,呼唤着人们发现美。那悠远绵长的传统文化意象,需要观众在走进剧场的那一刻,便让心慢下来、静下来,去细细体会。

      “在表现方式和结构逻辑上,它必定区别于西方戏剧常见的‘三一律’或是由外部事件的冲突推动。《只此青绿》的呈现是古典感的、传奇式的,因此,我们选择以‘诗剧’为体裁。正是这一体裁推动着我们在古典文学的叙事方式、在传统艺术的当代表达中不断前行,直至以意念的流动构建起了剧中的精神世界,其中的人物皆因念而起、随心而动、有感而发。”韩真进一步解释,“而且,如果你觉得它的故事比较淡的话,不妨去看一看这些画面背后延展出来的内容。我相信作为一个舞剧作品,它以美的方式传递东方美学的概念,形式本身已经是内容的一部分。当然,如果你是传统文化爱好者,或者非常喜欢古诗词的话,可能会在看到某些画面的时候,脑海中不断跳出一些热爱的诗词片段,像磨石老人那一段,观众看到的时候可能会想起‘取之以山河以绘山河’,看到最后呈现的时候,有观众可能会想起‘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观剧的同时,你的内心深处会生发很多内容,我觉得这会与你以往关于其他传统文化的爱好一下子契合、连贯起来,可能也是这个戏最大的力量。”

      要展现东方气质,呈现中式美学,《只此青绿》主创团队还翻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在故宫博物院专家的指导下,探查千古名画的世界。一方面,要真雅兼备。从绘画的审美意境到篆刻、织绢、颜料制作、制笔、制墨等相关传统工艺的艺术化再现……在化作舞姿于台上蹁跹时,手法、规矩均须符合宋人习惯。对此,主创都进行了细抠。“这个过程,举步维艰、如履薄冰,一抬脚就碰到知识点,每一丝、每一处都不能造次,要学到并表达真东西。”韩真说。

      而另一方面,导演也表示,《只此青绿》并非一味复刻或还原。“我们在虚实中,寻找守正创新的平衡点。剧中的工艺人是实,他们从传承中走来,是历代工匠精神的化身;展卷人是实,他们是埋头研习的学者、孜孜不倦的文博工作者;而希孟是虚,这位只有题跋中寥寥数字记载的少年,立于时空的交点之中,是古与今的手共同承托起了璀璨画卷。”

      看“腰”:养成气质,

      让青绿绽放宝石般的光芒

      戏剧表演中最难攻克的便是气质的养成。宋画里的女性瘦削而轻盈,肩膀窄,纤薄而柔弱,舞蹈要演绎如是的气质,似乎也不能如我们认知里跳舞时抬头挺胸的模样,而是要把气沉下来,落到腰和胯上,让力往内走,方得古典美的韵味。

      在《只此青绿》中,青绿这个角色便是这样清丽的存在。她发髻高耸、身披青绿长裙,古朴、纤柔、高雅,是展卷人乃至全场的白月光,动作收放、呼吸吐纳间,将东方女性的古典美表露无遗。

      为何会有这样一个角色,似乎独立于逻辑脉络存在?主创人员接受采访时说,该剧的文博顾问、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馆员王中旭告诉他们,有一次在给《千里江山图》拍照时,惊讶地发现青绿颜料在幽暗的光线下,发出了宝石般的光芒。这给舞剧的创作者带来了灵感。“这个颜色太美了。”韩真说,“看到《千里江山图》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是一眼万年。在传统舞蹈的舞台上,以水墨山水为题的作品非常多且十分精彩,但你会发现触碰青绿山水的非常少,我们正希望通过这个作品生动地展示这种色彩,并通过设置青绿这个人物,让她绽放宝石般的光芒,引领展卷人进入希孟的精神世界。”

      而诠释这个角色,“青绿腰”的表达,更令人叫绝。这个极致的下腰动作,通过腿、腰等身体多部位的协调配合发力,呈现出上身保持稳定、笔直,并与地面近乎平行的舞台效果。网上一段15秒的“青绿腰”展示视频目前点赞量已超百万,甚至引发了一大批专业舞者和爱好者的模仿热潮。

      “其实,她也是全剧中的美学提纯。我们以宋代绘画中内敛的基调设计了‘静待’‘望月’‘落云’‘垂思’‘独步’‘险峰’‘卧石’等一系列造型动作,动作端雅;但青绿并非静止,她以绚烂之身成全了时空的联结,代表着我们希望赋予全剧的一种更加苍茫、宏远的时空维度的哲思。”韩真谈到这部分创作时曾表示。

      而以何种肢体语言精准地诠释人物,也是希孟的两位扮演者张翰和刘沛然在创排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整出戏实际贯穿了希孟不同年龄,过程中有少年意气风发的活泼,也有‘数以画献,未甚工’的挫败与坚韧,少年天才与后天的钻研,其实两面共生。”张翰告诉记者,他和刘沛然跟希孟年龄相仿,所以在台上能够较为轻松地将自己带入少年希孟的状态和情绪中去;但在演绎希孟作画时的“韧性”这一方面,需要突破的点就多了。为此,张翰还专门请中央美术学院一位专研青绿山水画的博士生教画《千里江山图》,从白描到上色再到点染,以画入戏,以戏动情,令他渐渐地走近了角色,有了深层次的感悟。“有时入戏太深,甚至还哭到不能自已,真实地从沉浸式体验里收获了对希孟这一角色的诚意和敬畏。”张翰说。

      品意蕴:

      体味对传统文化的满满诚意

      《只此青绿》的主创团队由目前活跃在国内舞台创作一线的艺术家组成。除了由创作出大热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被称为“中国舞坛双子星”的韩真、周莉亚共同执导外,其编剧是创作过舞剧《情深意长》《姽婳—西游》的徐珺蕊,作曲是参与《琅琊榜》《伪装者》等多部知名电视剧音乐创作的吕亮。此外,还特邀了歌剧《图兰朵》的舞美设计高广健、参与创作《天路》《根之雕》的灯光设计任东生、曾为电视剧《有翡》《赘婿》担纲服装造型的阳东霖、主要作品有《草原英雄小姐妹》《孔子》等的造型设计师贾雷……堪称“神仙”阵容。

      由他们打造的《只此青绿》,其高品质也是全方位展示可见的。比如,舞台制造的高远、深远、平远几个维度的有序交错、和谐共生,为山水画的最高境界。就像韩真所说,“它就像一幅画一样,你可以去拿你的放大镜细细看,你也可以把它挂到10米远的地方去看它的全貌。”而这几个维度,在《只此青绿》中,恰是借助地面四层转台、空中三层轨道这一系列精妙的舞台装置实现。“像磨石老人那一段,观众可以从远山处看到我们的圆台设计慢慢旋转起来,上面有穿着白色衣服的渔翁和撑船人;还有当他们缓慢地在山间运动的时候,就像一个镜头拉近成特写;而当我们把它放开的时候,或者到最后入画的时候,希孟身边围绕着群山,那就是一个非常远的大全景。”韩真表示。

      再以服装造型设计为例,其服装制式是翻阅大量宋代古画与文献之后的意象化提炼。“我们的服装造型与宋朝古画上的几乎一模一样,比如唱词女子穿的衣服、戴的头饰、三白装、女冠造型、头戴花、贴珍珠等,除了我们的脸跟古画上的人不一样外,其他的都一样,由此可见还原度有多高。”张翰笑着说。

      而阳东霖还曾专门撰文对剧中人物的服装设计细节进行解读——对于王希孟,其色彩提取以绢纸的茶色为主色调,材质选用中国传统真丝面料,裙片的分割使人物举手投足间更为钟灵毓秀、超凡脱俗;篆刻人具有顿挫感、稳健而笃定,色彩为深沉的花青色,点缀印泥的红;织绢人从一幅水色氤氲的画卷中徐徐走来,带着春天的色彩与气息,因而选用了淡淡的艾绿;而青绿舞段的服装造型设计强调宋代崇尚的清瘦感,结合手部的袖子叠搭在一起犹如山峦起伏,裙型是将襦缠绕至腰间,用其层叠感形成了山峦层叠之势……

      “这部剧最大的亮点,恰在对传统文化满满的诚意。消费它,呈现出来的是一种状态,但沉醉于它,呈现出来的一定是另外一个模样。我觉得观众观剧时也能够感受到,全舞台,不光是台上演员,包括侧台所有机械、舞美操作的老师,包括我们所有的主创都是带着非常大的诚意来完成这个作品的。也正是秉持着这份诚意,大家才能看到《只此青绿》对《千里江山图》的演绎是层层递进的,看第一层的时候,是青绿设色之美;第二层的时候,是江河日月之美;第三层的时候,是希孟创作时呕心沥血的艺术之美;再往下一层的时候,可能是工艺人对于他们这一生只做一件事的执着之美;再无限层地往下剖下去,可能就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之美。如果能借助这部作品,为传承传统文化作出几分贡献,那么我们就成长了、收获了,也被成全了。”韩真说。


      转自:大众日报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

    光大彩票平台